首页 > 学生天地 > 正文

舛 将


顶峰彩网手机APP安装来源:  发表时间:2016-8-29 15:34:51  作者:388班 蒋丕佳

    千古悠悠,有多少忠魂嗟叹。少年英杰,满腔热血皆献于“君国”二字,有将帅之才,堪天下重任,却只春华而未秋实,命途多舛者,姑且称之为“舛将”。那么,其“舛”在何处,“春华”在何处,“未及秋实”又在何处?

封狼居胥

    三千将士都在他身后整肃而立,无一人发出声响,只有大漠中的风萧萧吹起时,战马发出一两声响鼻。忽远处军帐火起,他一声令下“冲”,众军士皆鞭马疾驰,往那火起处冲去,无情收割着尚在慌乱中的匈奴人的生命……这一仗,活捉匈奴王庭的左贤王,将匈奴人赶到了漠北,并在狼居胥山进行了祭天大礼。此后,“匈奴远遁,而漠南无王庭”。他,就是霍去病。
    他是大汉军中的战神,“帝国双璧”之一。汉武帝曾欲赐婚于他,他却说“匈奴未灭,何以家为!”他何尝不想有一个温婉的女子轻轻抚平他疲惫时皱起的眉头?然而,在北疆百姓长年被匈奴铁骑践踏,妻离子散,家不成家之时,他又怎能舍百姓而成家?所以,他拒绝了,他将目光投向北方,低声念了声“匈奴”,眼中带着坚定与希望。
    可叹的是,当匈奴因他悲歌“失我祁连山,使我六畜不蕃息;失我焉支山,使我嫁妇无颜色”之时,当汉人可以在漠南草原纵马猎乐之时,当他终于能够执一人偕老之时,病魔无情地侵袭了他早已力竭的身躯。他还来不及享受自己策马平疆得来的安定,还来不及登楼眺望他收复的天下,还来不及好好看一看这盛世繁华,就消弥于这世间独留青冢向黄昏了。

天日昭昭

    秋风瑟瑟,空气里带着几分凝重和肃杀,每一个人眼中都透着复杂:有惋惜,有悲痛,有愤恨,有世间所有最深沉的味道。他,跪在开场之上,不言亦不语,只是一直盯着北方。在行刑官令箭挥下的那一刻,他忽然抬头望天,从来只流血不流泪的他,此刻眼角濡湿,面上带着苍凉的笑,大声喝了八个字:“天日昭昭!天日昭昭!!”声音里带着无限的不甘,直到血洒刑台,头颅滚地,这“不甘”还一直在天地间久久回荡。(编辑注:岳飞死于毒杀。)
    他,是该“不甘”的。为这“莫须有”的罪名,为这腐朽的君国,为这难受的百姓,他——都该是“不甘”的!他,自小研习兵法,是为了有一日能勒马黄河!他,每日磨炼武功,是为了有一日能血洗金都!他,培习这岳家军,是为了有一日能收复汴梁!而今,秦贼未死,金虏未灭,汴京未复,自己却身死刑场,这让他如何“心甘”!且曾说过“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”的他,本该是死于战场、马革裹尸的他,却死在“自己人”的重重猜忌之下,又怎能“心甘”!
    岳飞啊岳飞,一腔忠心错付君王,一朝江山尽丧贼手,若你在天有灵,见到这一切时,会是怎样的痛心疾首啊!天日昭昭!天日昭昭!!纵然天日有理,因果循环,秦桧老贼留万古骂名,但一世忠魂已去,再多的补救也是徒劳了,仅仅留给后人无限伤叹罢了……

伤别云间

    夏完淳,十七岁的年龄本该是鲜花着锦、烈火烹油之时,奈何你生在了乱世,奈何你七岁通诗文并知晓民族大义,奈何你父兄走上了反清复明之路……然而,也正因你生在明朝江山危朽之际,正因你对国家赤忱忠心,正因你自小通习兵书,才成就了你在青史上的忠名,才让一首《别云间》蕴满了令人哀叹的悲壮!
    你,十四岁就加入了反清复明的队伍。即使知道此时的明朝不过是一只苟延残喘的老兽,你,也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抗清。因为,心中的大义不允许你在国家危亡之时袖手旁观。奈何,起义军就如明朝的败落一般被清军一点一点地蚕食着……到最后兵败之日。你,拼着最后一丝气力回来了,回来看看当年与自己青梅竹马的幺娘,回来看看当年举酒送别的父老,回来看看这原想护你一世长安的故乡!

本顶峰彩网手机APP安装共2页,当前在第1页  1  2  

责任编辑: